村骄邀请我吃了顿万岛

“吃完这顿我会减重的,然后多做些功课。争取明年可以跑得更长一点。”



上图 | 新科CCC冠军Tom Evans的日料庆功宴 下图 | DNF选手鞋爸的日料“庆功宴”

上周末接到刚从霞慕尼回来的鞋爸邀请,前往他TDS比赛DNF的“庆功宴”。面对来自这位月跑量300体重200的朋友邀请,我感到十分慌张,毕竟吃饭需要AA,小鸟胃的我想必是很不划算的了。


“万岛吃起来!”听到万岛二字,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自助餐,没有摊人均的风险,还是不错的。

周五加了会儿班,赶到桌前已是满满海鲜。正逢鞋爸在点单加菜,让我赶紧看看有什么要吃的。正当我翻看菜单之时,听到他已迫不及待地追加道:“再加15个鳌虾,15个牡丹虾,30份海胆!”。



上图 | 新科CCC冠军Tom Evans的日料庆功宴

下图 | DNF选手鞋爸的日料“庆功宴”


在服务员小妹目瞪口呆的错愕表情之下,一个人夯完半盆海胆的鞋爸开始娓娓道来他在UTMB的经历。

赛前鞋爸很有信心地表示:“我的完赛概率小于10%,请大家多多支持;我没啥目标,跑得越远越开心”。


赛前,接到主办方通知:由于雷暴天气影响,TDS路线改道,至Cormet de Roselend的最大爬升赛段将减少300多米,最难技术下坡路段Passeur de Pralognan被取消。看到这个消息的鞋爸,忍不住和群里的大家分享。

图片 | TDS赛前自信的鞋爸

第二天一早,鞋爸很高兴地送给大家一张“日照金山”直播图,随着库马约尔的枪响,直播视频里鞋爸庞大的身躯也昂首出发。我们的盘口随即也开了起来,51k DNF、完赛、夺冠,来来来,三个盘口,随意啊随意。

北京时间晚上零点,大家收到了鞋爸来自T4的捷报(预计退赛点-Bourg Saint-Maurice,51k)。无眠的群里开始雀跃起来;而此时的鞋爸,想必是非常紧张,在这之前的线路都铭记于心,Bourg Saint-Maurice之后的路线只粗粗地瞟了一眼......


图片很模糊是吧? 钱都用来吃万岛了,没买照片

阿尔卑斯山区早已下起了暴雨,山顶还夹杂着冰雹,一路泥泞。不知是追赶着关门时间,还是为了躲避身后的云雨。78.5km处,鞋爸献出了他TDS处女摔,在他薄薄的皮肤衣外,裹上了一层厚厚的“泥浆巧克力”,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颗的Godiva。


一路紧赶,临近早晨4、5点,赛道被迷雾所笼罩。浓墨的夜色藏起了陡峭的悬崖,将鞋爸内心深处的一丝“恐高”也藏进了神秘的勃朗峰中。


51公里之后的每一步都在预想之外,伴随着令人疲惫却又兴奋的当前距离累计,T6-Col Du Joly的初阳也慢慢升起。

穿着绿色Patagonia皮肤衣和短裤的鞋爸,在风雨中飘摇。位于99.9公里处的T7,是鞋爸本次TDS的分水岭,看到Live Trail里他苦哈哈的表情,就能感受到土豆丝对他身体和精神上的全方位折磨,但是小眼神却透露着对完赛的执着追求。

图片 | T7 Les Contamines Montjoie, (99.9 km) 已用时25:33:52

在这里,他遇到了为其他选手私补服务的柴古老板娘。看到他熟悉的面孔和标志性身躯,老板娘于心不忍,为鞋爸提供了整场比赛中最豪华的补给。


一坨快涨干了的热面条(已临近关门时间)、配上一颗微微晃动的水波蛋。老板娘还端来了电烤鸡,亲手撕下缕缕鸡肉放在他碗里。坨了的面条块,在茶水的浸泡下绽放开来,在水波蛋的滋润下,给鞋爸的味蕾带来了十分奇妙的味道......


在热食的温暖下,鞋爸超乎常人的肠胃系统开始恢复运作。(再次感谢老板娘!)最美味的食物,带来了最浓烈的便意,也用尽了鞋爸最后一点力气。

出了T7,就是大斜坡。鞋爸向群里发了张构图很古怪的风景照,并配上一段语音:“最后一个爬坡了,我现在在大石头上坐一会儿,等下的上坡路就没法休息了。”


此时的鞋爸已经呼吸不畅,大口喘着粗气。但阿尔卑斯山区奶糖味的清新空气,却仿佛怎么也进入不了自己的口腔。100公里山路的努力,仿佛被灌在了脚底两个大大的水泡中,越来越大、越来越沉、越来越痛。


此时手表已经没电,距离全靠感觉。对一个大赛跑者来说,可能赛道和关门点早已烂熟于心;但对于鞋爸来说,前路除了惊喜,还充满着赛前功课不足的未知。

欧洲时间下午3点前翻过了最后一个最高点Col de Tricot,鞋爸突然有了蜜汁自信,仿佛已看到霞慕尼的终点线,和那件宝蓝色的完赛马甲。然而,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乐观......


左图 | Zach Miller在处理脚部问题

右图 | 鞋爸的水泡

事实上,垭口Col de Tricot并没有关门时间,3点的关门点其实是在4公里以后的下坡处Bellevue。赛事扫尾的法国人在随后就跟上了鞋爸沉重的步伐,陪着他一起走。

图片 | 鞋爸和扫尾的法国志愿者们合影

鞋爸:“这个下坡怎么无穷无尽,是不是要下4k?”

扫尾:“是的,快到了。”

鞋爸:“我应该还有机会吧?”

扫尾:“你说的那个点是3点关门,不是4点。所以你已经被Cut-off了。不过没关系,你是最后一个选手,那我们就陪你走完这段路。Allez!


已经到了107公里,谁都希望能够光鲜完整地回到霞慕尼,接受大众的欢呼和庆祝。但在这一刻,挂着被剪角号码簿的鞋爸,除了要平复杂乱的情绪,还必须想想如何拖着被灌了铅的双腿自行下山,回到霞慕尼。

“不要管关门不关门的事,如果你还想把这段路跑完,我们就陪你跑。”法国志愿者耐心鼓励着近乎崩溃的鞋爸。


“跑步其实是很个人的事,做你自己就好了,享受这里的自然环境。”在危险的拉绳索的下山路段,关门兔还一步步指导他如何适应这类地形,怎样安全通过。

在扫尾志愿者的陪伴和搀扶下,鞋爸安全到达111公里的Bellevue,并在这里遇到了医疗救护的志愿者。


左图 | 拍摄 Howiesternphoto,Zach Miller在退赛后不甘心接受组委会安排的直升机撤离

右图 | 鞋爸被6个法国人弄上担架,抬了1公里多路


4个医疗人员加上扫尾的老头,抬着沉甸甸的鞋爸,在起伏不平的山路上行进了1公里多。老头在侧面保护,防止鞋爸在颠簸中滚落。其实也只有在欧洲才可能享受这种服务了,要是在中国,不知道有没有抬得动他的人。


鞋爸在抖豁中乘着担架来到了Bellevue的缆车站。扫尾老头、医疗人员和鞋爸一起乘坐缆车免费下山。到站后,老头坐大巴离开,挥了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图片 | 坐着轮椅逛Expo的鞋爸

不放心的医疗人员亲自开着私家车将鞋爸送去了霞慕尼Expo附近的医疗点。停好车,把巨大的鞋爸搬上了一旁准备好的轮椅,推着轮椅穿过了整个熙熙攘攘的Expo,在男女老少热情洋溢的注视下,护送着推往赛事医疗点。


图片 | 万三用厕纸制作的加油横幅 THE BIGGEST SIZE CHINESE RUNNER最大码中国跑者

休息一日后,鞋爸来到UTMB终点等待其他组别选手的到来。霞慕尼晃晃悠悠的人海中,突然被一只伸出的手拉住。

“又见面了!

你恢复了,可以跑起来了是吗?”

扫尾的老头拉住了一脸错愕、惊喜的鞋爸,

“You had fun, right?

Then it's worth it!”


“其实挺好的,这次TDS虽然没完赛但有很多很多故事,蛮感动的。”鞋爸说着,又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。

现场实录 | 鞋爸一次性要了30个冰淇淋

赛后鞋爸将他的群名改成了“全村的骄傲”,毕竟这次是他目前为止跑得最长、平均速度最快的一次,不屈不挠地尝试了N种常人无法体验到的交通工具安全回到了霞慕尼。


“吃完这顿我会减重的,然后多做些功课。争取明年可以跑得更长一点。”


他说的我是信的,虽然不太相信减重这一点,但我相信他一定能跑得更长、更远、更享受。毕竟如何跑得纯粹这种事嘛,可能只有跑到佛系的人才深有体会了。

Photo credit by WaytoCrest 纪念鞋爸很不容易的TDS

全村的骄傲!Fier de toi!





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