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vid-19疫情后的越野跑赛事展望

Updated: Apr 25, 2020


我们翻译了一篇

著名户外摄影师Ian Corless先生的思考

本译文发表已征得Ian Corless授权

文章内容和照片版权均属于©iancorless.com

英文原文链接请见Talk Ultra:THE IMMEDIATE FUTURE OF RACING POST COVID-19



▲ 长距离越野跑运动员的孤独感

©iancorless.com



生活已经被彻底颠覆了。

我们已经很难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、是哪个月份,对未来也充满疑问。

谁都没法在现阶段获得答案,只有很多问题。


也许有一天,这些限制会有所缓解……


但是,解禁之后的日子并不会怎么改变。病毒威胁仍将存在。除非疫苗研制成功,否则我们所有人仍将是易感人群。然而专家们似乎普遍认为,疫苗要到2021年才能上市。


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动荡的时代——世界各地每天都有大批病人失去生命,人们失去工作,孩子困在家中,整个世界是封锁的。


在这样的情况下,讨论比赛和跑步似乎毫无意义。

但大家都想要知道这个答案:比赛什么时候能回来?


全球范围内,截止今年八月的赛历已经全部被取消。许多赛事和赛事总监都接受了这种情况,几乎每封通知邮件最后都会写道“期待在2021年见到您!”。


伴随着一批赛事被取消,也有一些比赛被推迟至今年晚些时候,以期未来管制政策能够缓解、病毒退居二线。我知道,没人愿意取消前期精心筹备的赛事。


这样的推迟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。9-12月比赛计划不计其数。换句话说,下半年赛事将比选手多,这将会是一个眼花缭乱的选择。


但…对我来说,这将是很大的困扰。(Ian是许多国际大赛的官方摄影师)但老实说,我看不到赛事在2020年恢复的希望。


我不喜欢悲观,但全球局势如此严峻,从封锁状态到正常状态的停摆将是数月,而不是几天或几周。


▲ 现在许多土路都封锁关闭

©iancorless.com




当封锁政策开始缓解,我们将不断徘徊于疫情的第二和第三阶段。疫情将产生曲线之外的波峰和波谷。反过来,这可能使得政府重新开启和放宽限制,以防医疗系统崩溃。


在疫苗问世之前,这将是一个有干预的群体免疫(controlled herd immunity)阶段。老弱多病的、以及所有在养老院的人都需要得到保护。


解禁措施将逐渐放开,首先是学校开学(这已在挪威实行,即将在德国解禁),然后零售店将开放,采取措限流措施,并控制社交距离。采取限流措施的餐厅也将开业,如客人入座用餐,只提供热食,餐桌距离必须按照政府和卫生规范相应隔开。


当上述政策开始施行,5月、6月和7月的情况将会纳入统计范畴。当然每个国家的情况都将受到监控。随着人口流动趋向自由,病毒会传播。如果代价太大,可能会重新颁布禁令,以减缓传播速度等等。显而易见,8月、9月,甚至之后的任何赛事计划都不能打保票。


就在4月23日,UTMB®系列赛事之一的比利牛斯山阿兰谷地超级越野赛(Val d'Aran by UTMB®)宣布取消,将改于2021年举行。


赛事总监Xavier Pocino对此表示:

“我们的首要任务保证选手和阿兰谷地居民的健康和安全。鉴于当前情况,为保证赛事健康和充分的后勤保障,推迟比赛是最好的决定。同时,我们尊重计划于下半年举行的其他赛事,避免运动员为选择参赛造成赛历冲突”。


目前,大部分航空公司也仅提供非常有限的服务,酒店关门、餐馆歇业。而在许多地方,封城令根本不允许任何旅行。有些地区只允许室内锻炼,或1小时户外锻炼。


我曾看到一张图片显示,从封锁到自由行动的过渡很可能还需要一年?


如果旅行受到限制,酒店关闭、餐厅歇业,比赛也会取消。


赛事的短期前景将会停留在线上,全球范围内已然掀起了虚拟激励的风潮。例如:最简单的单日赛,在一天特定的时段跑45分钟。同时也出现了多日线上挑战,甚至是1000英里这样特定长距离的线上挑战。这类比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只不过是表现选手出对竞争的渴望。


随着禁令的放松,赛事和赛事总监们会需要不断与当局沟通,以确定什么可以做、什么不被允许。例如,瑞典从一月份开始实行群体免疫,不做任何管制,强调自觉保持社交距离;保护老年人,并允许多达50人的聚集活动。而在英国,3月份起开始实施封锁,只允许与其他家庭成员进行必要的采购和室内锻炼。


▲ Nature is the boss.

©iancorless.com



可想而知,也许所有比赛都会被取消或推迟,直到Covid-19病毒得到控制或彻底结束。


然而,非常可能会有一个过渡阶段。就像学生返校,工人复工,跑者们回到比赛可能需要一个阶段的适应。

▲ 我们都寻求孤独和个人探险

也许在未来的几个月里

这将取代赛事

©iancorless.com

▼ 赛前


  • 在最初阶段,全球旅行将减少,受到各国管控或限制。因此比赛可能只允许本地选手参加。例如可能只有法国居民才能参加法国的比赛。

  • 参赛选手们可能需要高于普通标准心电图/体检健康证明,同时要求进行核酸检测。

  • 赛事说明会、参赛号码领取等前期活动将以电子化、线上方式进行,以减少赛前聚集。

  • 因为Covid-19病毒普遍的14天潜伏期,从比赛开始前14天起,需要进行体检。甚至最极端的情况,可能要求运动员在比赛开始前进行14天隔离。如发现任何症状,不允许参赛。

  • 不再有任何赛前聚集性活动。

▲ 某种程度上说

在山里保持社交距离是挺容易的

©iancorless.com

▼ 赛中


  • 赛事将考虑社交距离的因素,减少参赛名额、选手聚集数量以降低风险。例如:分组出发,10人一组, 10分钟为间隔交错起跑。出发顺位可以通过选手间5公里计时赛,将成绩交给赛事总监裁定。分组起跑,基于计时芯片统计成绩,因此比赛可能更像是一个计时赛。

  • 补给站可能将不再设置,比赛需要的水和粮食需要自补给。这种情况下意味着比赛的长度会受到限制。

  • 另一种选择可能是无人补给站,跑者需事先准备“寄存包“,在特定CP点自主领取事先准备的补给。例如:100英里的比赛,分别在20/40/60和80英里的距离设4个CP站。同样,CP站内部也将设置区隔,保持一定社交距离。

  • 配备如Spot或Garmin InReach这样的个人跟踪设备,保障选手安全。

  • 强制装备要求更为严格。也许*口罩和*手套将会纳入强装要求。*医学界对其有效性仍存在不同见解。

  • 赛道可能不再设路标,需要自导航或GPX设备辅助作为强制装备要求。

  • 志愿者提供帮助将减少

  • 医疗保障力度将锐减

  • 具有危险性的技术性路段将不允许纳入赛道,以减少潜在医疗支援需求风险

  • 完赛区域将区隔开,仅维持最小程度的互动

  • 完赛后立即离开比赛现场


▲ 任何聚会或赛后活动短期内很可能不会出现

©iancorless.com

▼ 赛后


  • 赛后庆祝等聚集性活动将取消。

  • 奖品、奖牌将电子化,实体奖品将以邮寄的形式发放。



在居家封锁的这段日子里,这些想法和思维过程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涌现。


我真的很想知道,面对上述情况还有多少人想参加比赛?也许所有的赛事都会被取消,直到可以恢复正常比赛。


当然,我确实认为以上大部分内容很可能是幻想或虚构的,但我可以预测某些内容将会发生。特别是在电子通信、赛前赛后聚集、社交距离,以及减少或改变补给站的运作方式等方面。


我的好友、受人尊敬的美国Rock Standy Running赛事总监、跑者——John Storkamp向我提供了他的一些想法:


“但我也相信,我们中几乎没人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回到赛场,尤其是在危及安全的情况下,那些危及到我们个人安全,或是比赛当地社区安全的风险。一旦我们回到赛场,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带着对病毒时时刻刻的忧虑,我也担心这会导致糟糕的赛事体验。也就是说,没有领赛包的赛前仪式,没有热闹的赛前聚会,没有起跑线前选手们簇拥着,共同渡过这紧张有激动人心的祈祷时刻。影子般空荡的补给站只会有紧张的工作人员,他们暴露在每一个选手面前。不再有赛后庆祝活动,让大家吹着牛皮,畅谈在赛道上杀死龙的故事。


赛事总能为我们提供另一个平行空间,一两天的喘息时间,短暂地逃离日常生活的压力。任何疫情过后的赛事,至少在最初的阶段,都无法完全获得像往常的自由。我们目前日常生活中的恐惧都将会被带入到山野——这个最安全、最神圣的空间里。”


▲ Solo、计时赛、FKT的形式可能会受到欢迎

©iancorless.com

当然,根据我与所知的赛事方交流中获悉,他们正在总结经验,同时正在计划2021年的比赛,正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。

 

我在Twitter上公开征集到的一些想法:


Sarah Canney – 仅限当地选手参加;赛前赛后必须佩戴口罩


Andrew Smith - 我觉得今年基本上不会有比赛了,我只是想参加一些纯个人性质的挑战。我希望的明年会有所不同,但即便如此,也会有一些变化——变化的程度取决于我们日常生活需要做出哪些根本性的改变。


Mark Atkinson – 可能会有一些公平的分组起跑,或计时赛等形式减少人群聚集数量。也许补给站规模会缩小,设置数量会增多。如果这个CP点停留人数过多的话,可以选择前往下一站。我会怀念在星空下与陌生人相伴而行,分享生活点滴的经历。


Melinda Coen – 希望提高报名费能够帮助赛事总监们活下来,同时也可以降低参赛人数。分组起跑、减少自助式补给站、提供更多“包装食品”。

在Talk Ultra Facebook征集到的一些想法:


Henrik – 单独出发。减少A到B的单线赛事,这样选手就不必挤在转运车上摆渡回起点。


Brian – 提供疫苗接种证明。


Ann – 我想知道主办方在同一天举办2-3个不同赛事是否可行。错开比赛时间,减少人流。比如同一天,有越野跑、骑跑两项、铁人三项、水陆两项这种。不过这会是赛事执行的噩梦。


Shane – 减少参赛人数。分组起跑,志愿者必须佩戴口罩和手套,不再配备海绵桶(这点让我感到忧伤)。允许Crew或CP点存包以减少对自助式补给站的依赖。


Martin – 对受伤选手的医疗援助可能成为问题,特别是在山里。


Ali – 赛事很可能由主办方主动取消,或因参赛人数不足而取消。一些比赛可能因财政问题取消。当土路重新开放时,人们会做更多FKT的尝试或Solo。


Tim – 自补给 – 补给站不再分享食物。


Kevi – 减少协助,增加自导航、自补给;放宽补给站间隔;用gps导航或地图公布线路,减少路标设置。


▲ Ian Corless摄影作品

©iancorless.com

 


版权归属于©iancorless.com

 

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